主页 > 介绍模型 >直面校园性侵!TED 演讲:我们不该活在 99% 强暴犯逍遥 >

直面校园性侵!TED 演讲:我们不该活在 99% 强暴犯逍遥

写在辅大性侵事件后,艾玛华森在联合国演讲上提到:「只要有一个受害者,整个社会都该起身反抗」,洁西卡·拉德在 TED 演讲中也提到校园性侵的恶劣现况,我们能不能给性侵受害者一次他真正需要的协助?让我们不再需要活在一个 99% 强暴犯可以逍遥法外的世界?(同场加映:「等你哪天被强暴就知道」无所不在的网路性暴力)

 

TED 讲者洁西卡·拉德陈述了大学女孩汉娜的故事,我们想知道的更是,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汉娜与麦可?

有多少汉娜觉得这是自己的问题?有多少的麦可最后成了校园的强暴惯犯?

在台湾,辅大性侵事件引起热烈讨论;在美国校园,每五个女性,每十三个男性中,就有一位可能在大学期间受到性侵害。

2014 年,哥大女学生 Emma Sulkowicz 扛着事发床垫控诉强暴文化,2016 年,史丹佛性侵案,受害者写下「性侵我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」自白,校园不该成为滋养性侵的温床,问题正被慢慢看见。

校园性侵问题:无法通报的受害者、持续纵逃的惯犯

洁西卡·拉德提出图表数字,「儘管校园性侵之普遍,只有不到 10% 的受害者,会向校方与警方通报。而选择通报的人,平均在案发十一个月后才报案。」

校园依然是不安全的,受害者之所以不通报,不是因为她们「不愿意」,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可信任的通报管道与说出口的沟通风气。

她可能会倾向咎责与检讨自己,她或许会觉得自己是「唯一一位受害者」,不知道该如何和别人诉说经历;即便在通报过程中,她可能会感到不适,更有可能,和她对话的人不相信她,让她二度伤害。(同场加映:性别观察:心理学解析,为什幺人们常说「被强暴是她活该」?)

在这次台湾辅大性侵案件里的工作小组筹组里头,也有类似的情况,让受害者承担了事件以外的更多心理负担。

善良多麽艰难,而邪恶多麽容易,当姑息成为我们的日常,我们还可以怎幺做?

匿名通报性侵平台:亲爱的,你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

直面校园性侵!TED 演讲:我们不该活在 99% 强暴犯逍遥

洁西卡·拉德提出她的经验,透过採访校园内的性侵受害者,她要打造一个,性侵受害者真正想要的匿名通报系统。

透过网站服务,受害者能创建一份安全,并且带有时间戳记,记录案发经过的文件。于此同时,她依然保有是否想要通报的权利,在通报之前,先透过资讯信託的方式,留下证据。

让受害者拥有感到心安的通报系统,也让受害者知道,他并不是唯一承受着伤痛的人。

从更放心的记录案发经过,再到更愿意自主通报,提供受害者独立的单位保存资料,只有在她事先同意的条件之下,才会提供给第三方,让受害者能声张正义,也及时阻止惯犯的下次犯行。(同场加映:倖存之后:性暴力受害者需要世界更多的温柔)

我们不必活在一个 99% 的强暴犯逍遥法外的世界

直面校园性侵!TED 演讲:我们不该活在 99% 强暴犯逍遥

辅大性侵事件雪球越滚越大,我总觉得,洁西卡的演讲是很好的提醒,当我们远远凝视深渊之时,深渊也凝视着我们,与怪物战斗的人,要小心不要也成了怪物。放下咒骂加害者的仇恨言语,放下威胁公布辅大工作小组教师资料的一时恩快,放下让自己成为仇恨一环的所有可能。

我多希望我们在最艰难的时刻,依然谨记温柔的可能,依然谨记我们是为了解决时代的问题,依然谨记我们是为了想望更好的世界,才因而有了这幺多无可言说的愤怒与伤感。

而当我们能够温柔,我们会看见,台湾还有好多的 w 同学,他们可能揣怀着各自的伤痛,没有机会说出口,他们或许是南部的特教学生,他们或许是校园暗角瑟缩的同学,我们要做的,是让现在影响未来,更多受害者就此无惧地说出她们的故事,这不只是一起事件,而是一个可能改变的世界。(推荐阅读:「因为有感,所以行动」性别骇客松:愤怒,可以改变世界)

如果可以,我想邀请你,一起用科技的方法,解决时代的性别暴力问题。

 

女人迷关心性别,更相信行动能改变世界!
只要你站出来,就能让更多人活在自由、安心的世界。
 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