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电子创意 >Panerai×Nendo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 >

Panerai×Nendo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

Panerai×Nendo 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 Panerai×Nendo 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 Panerai×Nendo 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 Panerai×Nendo 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 Panerai×Nendo 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 Panerai×Nendo  艺术家如何看时间?

忘了从哪裏看到的一句谜语:何物无声?何物无色?何物无情?何物无价?

答案是时间。虽然我们不会任何时候也计算着时间流逝,但我们无时无刻都在经历时间。Panerai跟Nendo早前在米兰展出的合作设计作品Slice of Time,便以「时间」为主题,让大家细细意味时间的流逝和意义。

整个计划应该由2005年的米兰设计周开始说起,当时源自日本的设计单位Nendo在米兰Museo della Permanente举行展览,Panerai的团体前来参观,并跟他们讨论在可见将来合作的可能性,然后Panerai和Nendo双方便开始讨论合作方向。Nendo设计师佐藤大说:「当时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现在的设计/展品模式。除了展览空间的设计,我们也集中在钟面的设计上。当Panerai接受我的建议时,我其实感到很惊喜,因为品牌的表盘设计(即艺术作品上的钟面)是品牌非常重要的构成部分,而品牌愿意放手让我们以此设计。」

设计作品Slice of Time

Nendo製作了一个长柱体形的空心钟,当参观者来到时,工匠会按照参观者的年龄,并将它对换成毫米,切出相应厚度的空心钟,如参观者为35岁,工匠便会切下厚35毫米的空心钟,并交由其他工匠打磨组装成钟。「在整个计划中,製作空心钟是技术上最困难的部分。因为挤压模塑法的限制,16米是技术上可以做到最长的长度,我们也不断调节树脂物料的成分和颜色,以令它看起来更加透明。」佐藤大说。

「就在Panerai跟我们接触前,我跟来自米兰的设计师Michele De Lucchi碰面,他给我看他的笔记,他将设计构思、日程表,全都亲笔写在自己的笔记裏,当中也包括他在设计时遇到的困难和限制。他跟我说:『最重要是由我自己亲手记下来。书写令我可以让身体感受时间。时间的流逝并不是要让大家恐惧。经验时间才能让我们富足。』他的看法给我很深的感受,也给我灵感参与跟时间有关的计划。然后Panerai给我机会设计跟时间有关的装置。Slice of Time时间片刻的概念由此诞生——它不单只让人感受到时间的消去,也反映了Panerai的钟表起源和价值。」

空壳时钟被切割 象徵着时间的流逝

这个空壳时钟本身也是一个倒数时间的装置,概念是将「时间」转化成空壳时钟的「展度」,随不同人的到访,空壳时钟被切割,这种「消失」正象徵时间的流逝。「我想,『意识到时间』和『感受时间的流逝』这两种概念再相似,却还是有分别,前者可以是透过手提电话、电脑等设有时间显示的物件,后者相对抽象,我的作品正是围绕后一种概念。」佐藤大续说。

不会再计较时间花了在哪裏

我们经常概叹时间不够用,如果每天有多一个小时,佐藤大会想用来做什幺?他想了想然后笑答:「是设计吧。因为我每日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关于设计的事。就算多了一个小时,我应该仍然用会来设计。我从来没有将设计看成工作,那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就像呼吸和睡觉一样。」对,或者在他的想法中,并没有刻意要怎样分配时间,只是在想如何将自己投入生活,作自己想做和喜欢做的事,那就不会再计较时间花了在哪裏——投入了便快乐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